第三百三十一章 狼队开始整活了

【4号玩家请发言】

“我笑了,狼队整花活是不是?有骑士的板子,强行双狼罗汉跳,让好人正不了视角,行啊,真行啊。”

“不过这样搞,代价是不是大了点?更何况其中还有一狼被查杀了,现在是三狼裸在台面上,就看我们能不能找到预言家了。”

“刚才6号玩家说得对,这局不管骑士戳对还是戳错,好人都能接受。”

“如果骑士戳到了预言家身上,他自己被弹死,但好人视角正了,两个悍跳加上一个查杀,晚上女巫该毒人毒人,守卫该保预言家保预言家。”

“到时候,外置位再找一狼就行了,更何况预言家有守卫保着,至少还能再验一天人,如果有警徽,就是两天验人,外置位的那头狼,恐怕藏不住。”

“如果骑士戳到了狼身上,还剩一个悍跳,一个预言家,晚上女巫可以开毒,也可以不开毒,全看你心情和站边,守卫就保住骑士,两個预言家都不要管,一死一买单。”

4号玩家虽然很震惊场上的形势,但他觉得这局并不难打,特别是对骑士来说,没啥压力了。

闭着眼戳人都行,不管戳对还是戳错,外置位的好人都不会埋怨他。

甚至,好人现在就希望骑士戳到预言家头上,这样视角就清晰了。

两个悍跳,一个查杀,三头狼啊,想想就让人开心。www.hepen.top 深阁小说网

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这得用骑士的命作为代价,他肯定是不乐意的。

“6、9、12这三个预言家,我更倾向于站边6号玩家,他聊得很多东西,都让我特别满意,甚至眼前一亮。”

“尤其是对于9、12双狼罗汉跳且还可能存在狼踩狼的套路猜测,我觉得非常有预言家的视角和思考量。”

“如果让我来盘,我可能就把10、11两个人认下来了,毕竟是反向金嘛,他能想到做身份这一层,就不像是个悍跳狼。”

“如果6是悍跳,想找抗推位,没必要在10、11当中找,外置位那么多人呢,随便找哪个不比在10、11当中找好。”

“但4偏偏就怀疑10、11当中有狼,不管是行为还是收益,他都不像个狼,这是我想要站边他的重要原因之一。”

“另外,6如果是狼,在前置位已经有狼队友悍跳,且也有狼队友被查杀的情况下,他再悍跳就很不明智了。”

“哪怕昨晚他们打好了双狼罗汉跳的板子,也得学会随机应变不是?队友如果没有被查杀,双狼罗汉跳可以,但队友被接查杀了,再罗汉跳,相当于第一天三头狼裸在台面上,这还怎么赢?”

“基于这一点,我认为6号玩家不是狼,就是预言家,而9、12大概率是双狼罗汉跳,他们昨晚商量好的板子就是悍跳丢查杀。”

“至于这个查杀当中有没有他们的狼队友,这个就不好说了,可能有,也可能没有。”

“反正不管有没有,6号玩家能聊出这些东西,他的预言家面就比9、12高,至少在我这里是这样的。”

4号玩家觉得6有三个点特别像预言家。

一个是6能根据场上的情况,盘出狼队打了格式,要么是双狼罗汉跳再加上狼踩狼做身份,要么是双狼罗汉跳抿好人身份,同时让骑士无法正视角。

第二个是6号玩家没有机械式的认下被查杀的10号玩家和11号玩家,反而对他们的身份表示怀疑,这不像是悍跳狼会做的事情。

第三个是6号玩家跟9、12都不太能共边,在狼队友已经被查杀的情况,双狼罗汉跳已经不合适了,他可以选择不跳的。

但他跳了,并且聊出了很多值得好人思考的逻辑和东西,说他是悍跳,4号玩家觉得太不符合常理了。

“如果10、11当中没有狼,他们都是好人的话,我觉得8号玩家的匪面是比较大的,这倒不是因为他站边了9号玩家,毕竟9、12对跳的时候,谁也不会想到6还会在后面跳。”

“所以不管8号玩家站边9,站边12都没有问题,我盘他进狼坑,主要是因为2、3的发言我没听到,不可能盲点3是狼对不对?”

“1号玩家的发言,大家都觉得偏良性,我也是这么认为的,而警下5已经是查杀了,7号玩家大概率可以放。”

“这样一来,8号玩家就得进坑了呀,再加上他刚才盘我们3、4、6可能要出两狼,我对他的听感比较差。”

“所以我才说,10、11如果没问题,8号玩家基本上跑不了,6号玩家把警徽流打到8身上,让我很满意。”

“最后对话一下骑士,你要是想真的帮好人正视角,可以戳6号玩家,这样5、9、12三头狼就彻底裸在台面上了。”

“但如果你不想牺牲自己,给好人正视角,那就去戳9号玩家或者12号玩家吧,明天起来,我们再各自站边,反正我大概率是要站边6的。”

听完4号玩家的发言,任凡不由地皱了皱眉头。

他感觉这个4不太对劲,发言有点偏狼,需要重点关注。

警上6、9、12三个人对跳预言家,且都有查杀,4作为一个闭眼好人,在没听5、10的表水之前,就把边站死了,这不是个好人心态。

虽然4只说他倾向于站边6,但实际上从他的语气和态度上就看得出来,4恐怕不是倾向于,而是已经彻底倒向6号玩家了。

这样的行为和心态,不管6是不是预言家,4都值得怀疑,6要是预言家,4可能是倒钩,6要是狼,不排除4是个带节奏的冲锋狼。

再加上4点他进狼坑,这就更加让任凡怀疑他的身份了。

【3号玩家请发言】

“双狼罗汉跳,这还有啥好说的?骑士出来戳就好了,10、11都不要管了,现在不是找狼美人的时候,好人首先要把预言家找出来。”

“只要找到了预言家,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,三狼裸在台面上,难道剩下的一头狼,好人还揪不出来?”

“我个人还是建议骑士奔着狼去戳,哪有奔着预言家去戳的,这不是找死吗?”

“戳死一头狼,晚上女巫看着毒,实在不行,毒一个,白天再抗推一个,这样就确保两狼出局,然后我们再分辨5、10、11当中谁是好人,谁是狼。”

“我觉得他们三个,总有人得带身份吧?不可能这么巧,全都是平民,这种可能性太低了。”

3号玩家觉得5、10、11这三个接查杀的人当中,至少得有一个人带身份吧?

说他们都是平民,虽然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,但出现的概率太低了。

而只要5、10、11当中,有一个人能拍个神出来,剩下的就让骑士来解决嘛。

比如5号玩家要是神,骑士就在9、12当中开戳,不管戳对还是戳错,这都是可以的,但尽量是要戳对,这样骑士就不会被弹死,好人的轮次领先,就有更多的容错率。

“如果现在让我站边,我可能也倾向于站边6号玩家,他聊出了9、12双狼罗汉跳的收益和套路,甚至还盘到了10、11当中可能有狼,这确实很出乎我的意料。”

“不过仔细想想,6号玩家盘得不是没有道理,狼队打板子的情况下,罗汉跳都出来了,还差一个狼踩狼嘛?”

“总得来说,刚才4号玩家已经把6像预言家的地方都聊出来了,我是比较认同的,所以我也倾向于站边6,且我认4大概率是好人。”

“倘若10、11当中没有狼,最后一狼应该开在2、8当中,2号玩家的发言还没听到,8是倾向于站边9号玩家的,但他站边9的逻辑我感觉很牵强。”

“8号玩家说9没给他丢查杀,他就对9有好感,这算什么逻辑啊?恐怕只有狼才会找这样的理由站边。”

“8还说11表水没有拍身份,行为比较做好,话说这个板子接查杀不拍身份,不都是知道的吗?哪怕是狼也明白这一点啊,这怎么能作为11是好人的逻辑?”

“而且8还有给11强穿守卫衣服的嫌疑,所以4号玩家说的没错,目前匪面最大的就是8号玩家,1身份偏好,等下就看2号玩家的发言了。”

听着3号玩家的发言,任凡属实有点无语,这不是篡改他的意思吗?

他明明说的很清楚,9号玩家如果是悍跳,给他丢查杀明显要好过给警下的10丢查杀。

因为10在警下,可以投警徽票,他这么做,相当于把10推到了12的团队。

在这种情况下,9想要拿到警徽,就必须要5、7的票全部投给他,这样难度就大多了。

既然如此,9不如给他丢个查杀了,这样警下5、7、10的票他都有可能吃到,那不是最好的选择吗?

但9并没有这样做。

所以,任凡认为9在这一点上,不像是悍跳,他对9有好感。

结果到了3号玩家嘴里,就完全变了味,搞得他不是用逻辑,而是用感觉去站边似的。

还有。

他说11号玩家表水不拍身份,这一点是比较做好的,但认下11可能是个好人,不单单是因为这一点,11的发言和逻辑,整体上是过关的。

至少在任凡看来,11的表水偏好人,所以他才说暂时站边9号玩家。

3暗戳戳的篡改他的发言,跟风4号玩家点他进狼坑,这个3的匪面比4还要大,大得多。

3、4当中出一狼。

这是任凡听完3、4的发言之后,心里冒出来的想法。

顿了顿,3号玩家又说道:“虽然我倾向于站边6号玩家,但老实说,9、12都有预言家面,他们俩的发言一点都不比6差。”

“尤其是9号玩家,给10丢查杀之后,直接认下了5、7,这一点让我感觉他挺像个预言家的。”

“所以,我现在也不好说到底谁是预言家,但既然听完了6、9、12的发言,我总得有个表态对不对。”

“警上这一轮,我就先站边6号玩家,如果警下5的表水好,能让我认下或者5干脆拍个身份出来,再或者骑士直接把6戳死了,那我就再回头去站边9号玩家或者12号玩家呗。”

“这么复杂的局势,警上的站边其实也就是简单的表个态,不代表最后的立场,这一点我要说明,免得我警下不站边6号玩家了,你们又说我摇摆不定。”

“行了,我警上就聊这么多,站边4号玩家,9、12可能是双狼,8号玩家在狼坑里,1身份偏好,4号玩家大概率是好人,过了。”

【2号玩家请发言】

“3、4都站边6号玩家?有意思,如果6真是预言家的话,恐怕他还真说对了,双狼罗汉跳抿好人的身份,剩下两狼打倒钩。”

“只可惜,5号玩家呆在警下被查杀了,这样一来,5只能冲起来,剩下的那头狼继续打倒钩。”

“我认为3、4当中大概率要出钩子,尤其是3号玩家,匪面要比4更大一些。”

2号玩家不知道6、9、12这三个人,谁是预言家,谁是悍跳,但直觉告诉他,如果4是预言家,3、4当中有倒钩,这才符合6盘得逻辑。

但如果6不是预言家,3、4的身份反而做好了。

因为狼队要打倒钩,而不是打冲锋,6不是预言家,3、4都是站边6的,这还是倒钩吗?明显就不是了。

换而言之,3、4的身份好坏跟6是不是预言家呈反比。

6是预言家,3、4身份不做好,大概率开个倒钩。

6不是预言家,3、4大概率都是好人。

这就是2号玩家的想法和视角。

“6、9、12这三个预言家,我是更倾向于站边9号玩家的,而且我觉得预言家就开在6、9当中,12大概率是悍跳。”

“11号玩家警上的表水我觉得是好人,或者说好人面很大。”

“一来,11接查杀没有忙着拍身份,这个行为刚才8号玩家已经给出了评价,这是个好人心态。”

“而且我跟8想的差不多,11可能带身份,说不定就是守卫,他不想拍出来。”

“二来,11号玩家盘得逻辑没问题,12给他丢查杀,他怀疑警后开多狼,这是好人的视角。”

“最后就是11号玩家的状态,比较轻松,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个接查杀的狼人。”

“而且如果狼队打得是双狼罗汉跳的板子,11完全可以原地起跳,这并不会影响他们的套路,但11不跳,相当于多送了好人一头狼,这不符合逻辑,所以12应该不是预言家。”

2号玩家认为如果狼队打出了双狼罗汉跳的板子,11在接了12的查杀之后,完全可以原地起跳,没必要怂下去,再卖出来6、9两个狼队友,代价太大了。

从这个角度分析,11号玩家跟6、9做不成狼队友,那12就做不成预言家,这就是他为什么说预言家开在6、9当中,12大概率是悍跳的原因。

顿了顿,2号玩家又说道:“11是好人,只能说明12是悍跳,我为什么会倾向于站边9号玩家呢,主要有两个原因。”

“首先,我很认同8号玩家的逻辑,9如果是狼,他想对等丢查杀,捞自己的队友,给警下的10丢查杀并不是明智的选择。”

“因为10手里有一张警徽票,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警徽的归属,9没必要得罪10,直接给后置位的8丢个查杀就好了。”

“但他并没有这样做,应该说9的行为不符合一个悍跳狼,这是他像预言家的地方。”

“其次,9号玩家在给10丢了查杀之后,能够直接认下5号玩家和7号玩家,这又是他发言中的亮点。”

“综合以上两点,我觉得9的预言家面更大一些。”

“不过这并不代表我就认定6是悍跳了,警上我偏向9是预言家,但警下怎么样,那就不好说了。”

“5、10的表水,我都还没听到,没法从他们的发言中,反推出谁更像预言家一些,往好了想,万一5、10当中有人能拍个身份出来,这不就简单了吗?”

“老实说,现在场上的局面很复杂,哪怕我已经说了12大概率是悍跳,但我却不会完全不盘12是预言家了,因为保不齐11就是个表水好的狼人。”

“所以,警上的站边和发言,只是临时的,大家都不要太较真,主要还得看警下的站边和最终的投票。”

2号玩家跟任凡一样,给自己留足了余地和退路。

只要他发现情况不对劲,马上就会改变自己的态度和立场,反正警上他已经有言在先了,到时候也不会显得很突兀。

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4是预言家,3、4当中百分之九十以上开钩子,你6自己也说了,狼队的套路就是双狼罗汉跳搅混水,其他两个狼打倒钩,5已经被你查杀了,他没法打倒钩,那么站边你的3、4恐怕就得出钩子。”

“至于我,不好意思,我不是站边你的,所以伱盘倒钩盘不到我,可以盘我是冲锋,8号玩家也不是站边你的,且3、4都是打了8的,你觉得8是好人还是狼?”

“我认为8大概率是好人,因为他站边9的很多发言,都跟我想的一模一样,且在我盘3、4有狼的情况,8跟他们都不见面,那8就拿不起狼牌了。”

“1号玩家,盘不到他,都说他发言偏良性,身份偏好,我不赞同,但也不反对,1在我这暂时不定义,我需要听他警下的发言,看他警下的站边。”

“行了,警上我就先聊这么多,你们投票吧,老实说,这一票不好投,三个预言家,哼哼,看命吧,我过了。”

(本章完)

推荐阅读:

文野,但在欧洲开剧院 军婚七零:科研大佬被宠成小娇妻 百元求生:这主播有点良心但不多 一念飞仙 至尊药王鹰来 叶尘石三此昵称以被注册 高武:别人靠变异变强,你却靠变态? 长生武道:我靠气运加点 谁让这个修仙者练武的? 无上大宗师 闪婚成爱:我的微信女友 医流护花高手 谁让你偷走了我的心 重燃1990 仙之下 全职抽奖系统 柏林1943 我和人参二三事 位面超级狂人军火商人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(无限) 驭房有术 爱上我的灵异先生 琴音幽幽 穿越生活录:我只是为了好好活着宋应奎丁得贵 重生之古代农家日常 来自平行世界的妈妈 绝色妖瞳 极媚九小姐 二小姐,我劝你善良 神炎灭世 信仰神国 德意志雇佣兵之王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